諮商輔導室主要分為以下兩大環節:


一) 命運藍圖

跳出看似既定的人生軌跡,破除人生的重複輪迴,看懂性格信念如何決定命運!

在日常生活中,不難發現相同性質的事件重複發生,相同的錯誤一犯再犯,可能是在感情上碰到一段又一段的爛關係,工作上遇到一次又一次的不順利,又或是不斷地錯失良好機遇。其實人生的每場成長與挑戰,都可以是輪迴的旋轉門,只要學懂了,便可以順利前行過關。如果選擇逃避或放棄,只會令你人生卡死在失敗的課題上,成為你人生日後的重大絆腳石,輪迴亦會因此而發生。所以輪迴也許跟宗教無關,不過是生命的不斷重複。

進行命運藍圖時,你會發現自己不斷重複遇到類似的事情,即使人物、地點或環境改變了,但故事的性質還是相同的。看清自己的人生藍圖,明白性格與信念如何決定命運,更破解了從前剪不斷、理還亂的人生糾纏。原來生命中的人事物並沒有所謂的偶然巧合,只要細心分析並重組,便會發現那些看似巧合或命中注定的事情,隱藏著不為人知的因果關連,簡直就像是早已編寫好的命運密碼。

只要能破解命運密碼,你便可看透自己的人生課題,跳出看似既定的人生軌跡。這遠比去看手相面相、算八字、或占星問卦來得真實和有意義。你需要的並不是一本準確的預言書,而是一枝能編寫自己命運的筆桿,否則你一生就只好不斷地求神問卜,看上天何時有空眷顧你的命運。

破解命運藍圖,尋找你的人生課題,所謂的因果不過是學習。

個案分享:

Angel在感情上重複碰到壞男人、負心漢,不斷被騙財、騙色,最後令她患上了憂鬱及愛情恐懼症。我細心分析Angel的幾段關係,不難發現一些共通地方:對象都是比她年長許多的中年男人,不是已婚便是已有穩定女友,她總是扮演一個悲劇中的第三者角色,重複上演一段又一段被忽略遺棄的關係。

在命運藍圖裡,我發現Angel的扭曲愛情觀是源自她缺乏父愛的童年陰影,她父親是個不負責任的人,不但嗜酒好賭,更常虐打母親,對她不理不睬理。但母親都一直逆來順受,總是以為只要討好父親就能換來短暫安定。在催眠回溯時,Angel回到八歲那年,父親因欠下巨額賭債,離家避債並從此音訊全無。有好幾次債主臨門,她跟媽媽怕得躲在床底下不敢應門。之後,母親獨力撫養女兒,日夜在外頭打工,曾遇過幾個已婚男人,但都無疾而終。Angel更有一次遭受性侵犯的經驗,但最後只是啞忍並沒有告訴母親。

在心理治療過程中,我發現她的生命課題有著許多母親的影子,她的輪迴更像橫跨了兩個世代。她心底渴望尋回自己童年與母親那份缺失的愛與肯定,常為了取悅男方而做出不理性的妥協與犧牲,結果換來一次又一次被騙的機會。經治療後,她看清自己在關係上的不斷輪迴,而背後的原因都跟她童年遺下的陰影情結有關。

Angel最大的課題是學習「自己值得被愛」與「自我肯定」,將「安全感」的軸心重新回到自己身上。當糾正了扭曲的思維與價值觀後,她取回愛情的主導權與責任,學會了「說不」。她沒有再重蹈覆轍,一年後後遇上一個年紀相若的男生,結婚並組織了一個幸福家庭,從此結束了她的不幸輪迴。

二) 讀心解夢

透過分析夢境,我們便可以得知內心到底在害怕些什麼、在渴求些什麼。

從小到大,我們的生活經歷都會烙印在潛意識裡,在成長路上所累積的慾望、害怕、創傷或痛苦等經驗,都會隱伏在內心深處,並在夢境裡投射出來。這些不可告人、不敢面對的黑暗物質會在潛意識裡發酵,為我們的思想行為帶來不自知的負面影響。

精神分析大師佛洛伊德說過:「夢是通往潛意識的大道。」做夢其實具有多種不同的意義與功能。有時候,夢是一種發洩及補償的工具,隱諱地表達內心被抑壓的慾望或情感。當你面對人生困頓或重大抉擇時,潛意識總喜歡以夢向你提示答案,因比起顯意識,潛意識更能輕易看見問題根源並找出有效的解決方案。甚至許多藝術家及發明家的創意點子,其實都是來自夢境。另外,研究也發現大約兩成半人曾經歷預知的夢,超過七成人曾經歷與夢境似曾相識的感覺,相信夢境有預知能力的人更高達八成。

潛意識就好比一台超級計電腦,能從你過去的人生經歷中,找出性質相同但不斷重複的經驗,再在時間線上作出推算與預演,這便形成了預知的夢。所以很多人說重大事故或意外發生前,當事人都會預先感應到一些不祥的徵兆,或以夢境提前作出警示預報。

很多人或許覺得自己都沒有做夢,那是因為絕大部分夢境都被瞬間忘掉了。在起床後的五分鐘,至少五成的夢便已給忘掉,到十分鐘,大概九成的夢已經消失無跡。

每個人,每一天都會做夢,一個晚上可以做四至七個夢,平均佔據一至兩個小時的睡眠時間。

象徵性夢境

夢是十分個人化的東西,只有夢者本人能準確地解讀夢中的隱藏訊息。

夢裡所出現的事物,通常都只是象徵性而不是實際性的,你看到什麼,並不代表那就是什麼。夢裡的人物角色、夢境的情節遭遇,都是內心對現況的投射再造,每樣人事物的出現都不是偶然,而是含有深厚的象徵意義。

如果夢到掉牙齒,那可能代表夢者在現實生活中正面對巨大壓力或感到無助,因為牙齒是身體最堅硬的東西,也是進食的重要工具。如果沒有了牙齒,那就等於失去了保護或謀生的能力。如果做了一個飛翔的夢,那可能表示夢者正朝著正確目標前進,並且過程順利;但另一方面,夢境也可解讀為一種逃避現實或慾求不滿的象徵,因而想做點什麼逃離現狀。在面對重要考試或約會前,也常會做一些像是追趕巴士、睡過頭……諸如此類的夢。這可能反映夢者正面對壓力,感到缺乏自信或無法完成任務。

我在墜機意外前的一晚,也做了一個奇怪的預知夢:「我看見自己在天上飛,飛過一座一座高山,穿越厚厚的雲層,自由自在地寫意飛翔。但我不是坐在慣常的滑翔機裡,我看不見駕駛艙的顯示儀表,也找不到任何操控儀器,迎面是冷冷的風。這時我才赫然發現自己原來是一隻鳥,雙手變成一對長滿羽毛的翅膀,而且沒有了雙腳!我不停的拍動翅膀飛翔,我不能停下來,因為沒有了雙腳我根本不可能降落在任何地方。我快沒力氣了,不斷的往下沈,雙手沈重得再拍不動了……

也許,潛意識首先感應到即將發生的危險,進而透過夢境預先向我發出警告提示。

個案分享:

1. 石器時代的男人

陳小姐因為長期失眠前來求助,她的睡眠品質差,睡前腦裡還充滿未處理的事情,以致難以入眠,最近還有掉頭髮的現象,使她十分擔心。她說這個夢境在過去一年重複的出現:

「那該是石器時代,我是一個男人,正赤裸著身體,手上拿著石製的武器或工具。我從山洞往外望,那時應該是在晨曦時分,四周寂靜無聲。風是冷的,太陽從遠山中緩緩往上升,但我一點喜悅也沒有,只有恐慌,因為我必須離開山洞,但同時又感到死亡的接近,我不知該如何做決定。四周是出奇的安靜,我感到死亡的吶喊……

從夢境表面來看, 陳小姐像是身處一個陌生的環境,雖然她沒有看到即時的危險,但卻感到孤獨與害怕,因為她將要拿著武器走進一個充滿死亡威脅的世界。在諮詢過程中得知陳小姐是高層行政人員,一年多前跟先生離婚,現在獨力撫養女兒。

這夢的意境其實剛好切合她的現實生活,夢中她變成了一個男人,拿著武器準備出去獵食,在傳統舊社會裡養活妻兒是男人的責任,此刻她便擔當起這個角色。陳小姐的婚姻不愉快,所以離異對她來說是一種解脫,亦是新的開始,就像夢中看見的晨曦與温暖的太陽升起一樣。但生活上突然的轉變卻為她帶來了不安,對未知的恐懼好比受到死亡的威嚇。她的心情十分矛盾,因為她知道必須離開安全的山洞,獨自面對未來。
離婚後的陳小姐一直以強悍的形象示人,在家人或朋友面前裝出一副堅強的樣子,總是拒絕別人的幫助。離婚後,陳小姐比從前更勤奮工作,她的表現得到上司的肯定。可是在強悍的面具下,她其實承受著巨大的壓力與恐懼,不能求援亦不想示弱於人前。雖然她漠視內心的壓力,但身體正透過掉髮來向她傳遞訊息,而她一向十分寶貝她的秀髮。

經過諮商及治療過後,陳小姐學會承認並接受自己的軟弱,解除了對未知的不理性恐懼,她不再倔強地獨力承擔所有責任,需要時會向朋友或家人尋求援助。她卸下了不必要的過多包袱,睡前她都會進行放鬆意象療法,解除身心壓力。失眠的問題很快得到顯著改善。就在我為她解讀了夢所示現的內心訊息後,掉頭髮的問題亦自動消失。她重新開始適應單親媽媽的生活。

2. 蟑螂的空殻

我在坐輪椅的那段時間,常重複做著同一個噩夢:「我看見一隻逞英雄的蟑螂,它拒絕被趕出廁所而極力逃跑,由於它的存在與外在環境極不協調,只好一直隱身在黑暗裡;雖然它沒做錯事,有一天卻被人用力地踩在牠的尾巴上,蟑螂只好自斷身子,拖著前半截身體離去。它能做的只盡力去配合外在處境,不僅得接受自己的命運,還得嘗試去理解它。蟑螂看著自己被螞蟻吃得只剩空殼的下半截身體,透過這個被吃空的軀體去觀看天空,在這猥瑣的世界裡繼續無知無覺地生存。
醒來時我都跟上天說:「殺了我吧,否則你就是個兇手。」

我自己一人分飾兩角,替自己解讀了這個夢境,以下是解夢的過程:

「夢裡的蟑螂,其實是你現實生活中自我的形象反映。蟑螂給你的第一感覺是什麼?讓你聯想到什麼?
夢境分析師問。

「蟑螂給我的感覺是厭惡,牠的樣子噁心,形態醜陋,看到它的身體便聯想到骯髒的地方。它的存在讓人感到不舒服,幾乎讓人反胃,是一種與正常環境非常不協調的低等生物。」我老實回答。

「這正好反映了你對自我形象的評價,你的注意力只投放在事物的外表上,是完美主義者常有的通病。你厭惡這個不完美的自我,把自己投射成一隻噁心、形態醜陋的蟑螂。跟從前健全的身軀相比,你拒絕接受現在的殘缺形象,你感到自卑、缺乏自信,更害怕在他人面前出現,因為過去的你把價值建築在別人的評價上。低等與不協調的感覺正象徵著你內心的害怕,你害怕自己變成一個不正常的殘障人,害怕給人添麻煩,害怕讓人討厭,更害怕受到冷漠歧視。」

「那夢裡出現的場景又代表什麼?」我沮喪地問。

「夢中的場境布置,正好反映了你現實的生活狀況。在夢境中,雖然你已經選擇躲到廁所的黑暗角落,但還是不停地被人驅趕,這代表在現實生活中你不斷在自我萎縮、自我隔離,但還是沒找到一處可以讓你安心安靜的地方。不管你身處哪裡,你總是感到自己與外在環境格格不入,好像把自己隱藏在黑暗中,讓自己變得透明,是你唯一的解決辦法。但即使是這樣,你還是感到世界不能容納自己,但其實真正不能容納你的,是你自己而已。」

「蟑螂雖然沒做錯事,但卻無緣無故被人用力地踩著,應該是描述我對意外的感覺吧?」我說。

「你說得沒錯。對於你生命突然出現的噩耗,你感到極度惘然、感到冤屈與無助,你既沒有做出任何錯事、壞事,卻要受到飛來橫禍的懲罰,你感到極度的不公平、不公義。你甚至懷疑自己一向信奉的價值觀,關於善與惡、對與錯的界線開始變得模糊,所以你感到迷失、迷惑。」

「那為什麼它是一隻逞英雄的蟑螂?」

「你將自己比喻成一隻逞英雄的蟑螂,代表著你不服輸的倔強性格。你從小選擇跟命運對抗,一生靠自己努力打拚,雖沒有什麼了不起的成就,但卻活得有尊嚴。所以你一方面接受命運的擺布,暗地裡卻還在跟命運抗衡,渴望憑一己之力扭轉命運,不甘心就此罷休妥協,所以他只好自斷身子,拖著前半截身體離去。」

「蟑螂自斷身子,拖著半截身體離去又是什麼意思?

「你即使被判傷殘,但你仍努力想要掙脫逃走,不甘於坐以待斃,這反映了醫生對你的腳患宣布醫療無效時,你還是拖著身軀,努力尋訪另類治療,因為你希望再次創造奇蹟。」

「既然這樣,蟑螂為什麼最後要學習配合自己的處境,甚至還要嘗試理解自己的命運?」我不明白。

「原因很簡單,當你經歷一次又一次的失敗,一次又一次的失望後,你開始對治療失去希望與信心。你感到命運巨輪的不可逆轉,所以放棄抗爭,甚至選擇接受命運,聽從擺布。你嘗試找出各式各樣的理由合理化你的遭遇,嘗試麻痺你的感官神經,開始自我放棄與放逐。」

「蟑螂透過被吃空的軀殼看天空,繼續無知無覺地生存,就是反映我對未來的看法吧。」

「被螞蟻吃得剩下空殼的半截身體,正反映我右足踝骨骼因缺血性壞死而枯萎的事實,同時亦代表著我對骨枯的極度恐懼,害怕親眼看見這一天的到來,害怕往後我的生命就將結束,我跟世界不再有共通點,甚至連跟自己也不再有共通點,因為我已經跟一個死人毫無分別。」

如您有需要尋求諮商,歡迎隨時聯絡我。您可以簡述目前的狀況以及想解決的問題,所有資料會保密處理。